“我去那里就是为了挣钱”,张兰后来如此总结自己的国外淘金之旅。制药企业和医疗设备公司也可借此提升药物研发效率。

虽然他才17岁,可也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